五术书社 国学pdf电子书大全

78页"(中医书籍)跟著太爺學中醫_一個傳統中醫的成長歷程(刻板电子书下载)_电子版书.pdf


下载地址

PC下载地址:https://www.5shubook.com/p-32347.html

手机下载地址:https://m.5shubook.com/p-32347.html


《(中医书籍)跟著太爺學中醫_一個傳統中醫的成長歷程(刻板电子书下载)_电子版书.pdf》由会员分享,可在线阅读,更多相关《(中医书籍)跟著太爺學中醫_一個傳統中醫的成長歷程(刻板电子书下载)_电子版书.pdf(78页珍藏版)》请在周易易学书店|道易五术书社上搜索。

1、 一個傳統中醫的成長歷程 作者 任之堂主人 完結 簡介 本書講述了一個傳統中醫的成長歷程 作者從牙牙學語開始 在太爺的引導下 學習了 陰陽 五行 脈診 望診和臨床知識 歷經曲折 最終成功地走上了中醫之路 本文展示 了中醫的神奇 闡述了中醫深邃的道理 剖析了中 西醫之間的區別 提煉出融會在中醫文 化中的人生智慧 結合現代人常常忽略的傳統知識 提出了不少現代快節奏生活下值得深思 的健康問題 並且總結出自己對中醫的理解和感悟 語言通俗 寓意深遠 適合中醫初學者 中醫愛好者閱讀參考 本書與其說是一本傳記式中醫入門講述 還不如說是一段教人永不言 棄的勵志傳奇 一個傳統中醫的成長歷程 我的醫學故事 前 言

2、 第一章 童年的回憶 上 第二章 童年的回憶 中 第三章 童年的回憶 下 第四章 太爺教我學陰陽 第五章 太爺教我學診脈 上 第六章 太爺教我學診脈 中 第七章 太爺教我學診脈 下 第八章 太爺教我學望診 第九章 太爺激勵我上大學 第十章 太爺的逝世 第十一章 孤獨的少年 第十二章 我的大學之求索篇 第十三章 我的大學之社會調查篇 第十四章 我的大學之靜悟篇 第十五章 我的大學之見習篇 上 第十六章 我的大學之見習篇 下 第十七章 我的大學之製藥篇 第十八章 我的大學之草醫朋友 上 第十九章 我的大學之草醫朋友 下 第二十章 我的大學之實習篇 深山采藥 第二十一章 彷徨 第二十二章 遊歷 上

3、第二十三章 遊歷 下 第二十四章 下海 第二十五章 創業篇 第二十六章 成長 第二十七章 傷痛 第二十八章 提高 第二十九章 挑戰 第三十章 亮劍 第三十一章 求索 後 記 我的醫學故事 前 言 我的太爺是一名鄉村醫生 他並沒有經過正規的醫學理論學習 他的醫學知識來源於祖輩的 口授 但他卻從我幼年開始 用他的方式 為我走上醫學之路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為了將我 培養成一名合格的中醫 他付出了晚年全部的心血 在臨終前仍不忘告誡我行醫的準則 我 便是太爺一生的希望 在醫學的路上走到今天 我最感謝的是他老人家 今天我抽出時間來 完成這篇小說 既是我多年的心願 也是對他老人家的告慰 願老人家九泉安息 含笑

4、著看 我走著每一步行醫之路 第一章 童年的回憶 上 我的太爺是家鄉有名的草醫 給人和豬牛看病 在當地人緣很好 也很有威望 他很想將自 己的一生醫術流傳下來 可惜自己沒有兒子 只有兩個女兒 一個是我奶奶 一個是我姑奶 奶 我奶奶是大女兒 最終留在家裡招了上門女婿 我的爺爺 而爺爺年輕時好賭成性 偌 大的家業輸的所剩無幾 幾百上千畝的板栗山最後輸的只有兩塊了 慶倖的是給我太爺添了 四個孫子和一個孫女 我父親老大 繼承了太爺手藝的一部分 即給牲口看病 一本 牛馬 經 加上太爺的實踐經驗 將父親造就成了一方的有名獸醫 太爺的其他孫子一個學了木匠 兩個當個教師 成了國家幹部 眼看一生苦心研究的醫術將要帶

5、進黃土 年邁的太爺常常歎 息 1975 年的秋天 隨著我的出生 太爺看到了希望 從我滿月開始 太爺便天天抱著我在村前村後轉 唱著我還聽不明白的中醫歌曲 將他畢生 的心血慢慢地灌輸在我稚嫩的腦海中 隨著慢慢的蹣跚學步到能夠四處跑著玩 跟在我後面 的總是我的太爺 氣吁吁的跟著我 口中喊著 東娃子 慢點跑 小心有蜈蚣 歡笑聲 在太爺的擔心中四處散開 我依稀記得三歲那年很重要的日子 村頭李家的兒子不聽話 李叔打了幾下 結果兒子突然 面色蒼白 手腳發涼 出氣困難 慌忙中來找太爺 太爺拽著我 向李家跑去 到他家時 李叔的老婆站在門口 怕是不行了 娃子臉色白的像張紙 出氣困難 太爺說 別急 讓我看看 李叔兒

6、子濤濤躺在堂屋的涼床上 看上去出氣很困難 太爺切完脈 讓李叔拿兩口縫衣服針 來 然後倒上半碗酒 將針在酒中洗了洗 在濤濤的兩個手腕內側上一點各紮了一針 然後 用大拇指在胸口反復推 幾分鐘後 濤濤的面部有了血色 出氣也順暢 太爺回頭對李叔說 娃子氣性大 以後教育要注意方式 剛才差點就氣昏死了 李叔點頭稱是 在一連串的道謝中太爺帶著我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 我問太爺 為什麼縫衣服 的針能救人 太爺笑著說 不是針救人 是針紮了穴位救人了 剛才紮的是內關穴 這個穴 位能調理胸部的氣機 我手推的是膻中穴 此穴為氣海 濤濤是生氣後 氣鬱在胸中 氣順 了 病就好了 太爺用手摸著我的頭問 想不想學救人的本事 我說

7、 想學想學 問好玩嗎 太爺笑著說 那可不是玩的事 得好好學才能救人 不然會把活人治成死人 我一時不知說什麼 只覺得死人可怕 看來學救人的本事是一件不好玩 而且會遇到死人的 事情 太爺摸著我的頭 笑著說只要按照他說的學 一定能學好 而且學好後也很好玩 聽到很好 玩 我便鬧著要學救人的本事 太爺爽朗的笑聲響徹山谷 太爺的醫學知識也是其上輩傳給他的 記得太爺說上輩人中有深悉陰陽五行八卦的先生 不 僅給人看病 還順便幫人看風水 但長時間流傳下來 也遺失了不少 現在想來 也許是幾 次革命將他們革怕了吧 而最終留給太爺的只有幾本醫書加上一些常用的效方 也就是農村 說的秘方 而太爺經過努力的繼續學習和求教

8、終於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醫學理論體系 包括 切脈診病 藥性整理 特效方劑 疾病預後 愈後調理等 但是如何將這樣一個龐大的系統 向一個只有不到四歲的小孩灌輸 還要不讓小傢伙感到枯燥 太爺有很長一段時間一直在思 索著 1980 年秋 記得我剛滿五歲 太爺帶我到山上放牛 一邊走一邊指著山上的花花草草說 這都是藥材 多好的藥材啊 我好奇地問 什麼時候開始叫我學習救人的本事 太爺笑著說 別急慢慢來 你看前面那片刺藤上面一個個紅紅的 咱們叫 蜂籠罐 就 好像裝滿了蜂蜜的小罐子 可甜了 不過表面有刺 採摘時要小心 我鬧著要吃 太爺摘了一個顏色深紅的 擦掉了上面的刺 掰開後扣掉裡面的籽 然後將果 肉放到我的嘴裡

9、甜絲絲的 雖然水分不是很多 但真的很甜 太爺說 醫書上將這稱為金櫻子 沒有熟時呈青色 味道酸澀 熟透了就很甜 這也是藥嗎 我笑著問 太爺看著我說 去年你每晚尿床 後來我給你喝了幾回 甜水 不就好了 可那時你說是糖水 太爺笑著說 就是這金櫻子煎的藥水 以後可要記住了 金櫻子煎的甜藥水可以治療尿 床 知道啦 以後你不能再騙我 將藥水說成糖水 來 拉鉤 太爺笑著和我拉鉤 然後我們繼續跟著家裡的老黃牛朝山裡走去 大山裡的秋天隨處可以看 到成熟的野果 沒走幾步就看見前面有棵柿子樹 樹上的柿子已被採摘 剩下幾個橘黃色的 柿子掛在樹上 非常誘人 太爺用樹枝給我勾下來兩個 我急不可耐地吃了起來 甜甜的爽 滑的

10、感覺很是舒服 太爺自己卻等在地上拾滿地的柿蒂把 我說 老爺爺 你吃個柿子吧 柿蒂把不能吃的 太爺看著我 笑著說 這可是救人的好藥 一聽說救人的好藥 我便幫忙拾起來 滿地的柿子蒂一會功夫就拾乾淨了 太爺足足用隨身 帶的布袋足足裝了小半袋 這東西看起來很醜 皺皺巴巴的 能治療什麼病 打嗝 打嗝也是病 我每天吃飽飯後都要打幾個嗝 很舒服的事情 怎麼會是病 太爺笑著看著我 打嗝多了也是病 而且很難受 我將信將疑 拉著太爺的手追隨我們家的老黃牛去了 當天邊的最後一抹陽光消失後 祖孫倆才慢慢下山回家 玩了一下午我也睡著了 等我醒來 時家裡來了幾位元不認識的客人 其中一個女的不停地打嗝 就像老公雞吃了蜈蚣

11、不停地 嗝嚕嗝嚕 滿臉痛苦的樣子 太爺搖了搖半醒中的我 讓我看看打嗝打多了也難受 隨後太 爺抓了一把下午我們拾的柿子蒂給病人 讓病人回家煎水喝 病人在半信半疑離開了 迷迷糊糊中我晚飯還沒吃完就睡覺了 第二章 童年的回憶 中 清晨醒來 一陣香氣將我弄醒了 只見太爺擔著一碗雞蛋麵條讓我起來吃 誘人的傢伙 這 可是每年過生日才能吃上的東西 一骨碌爬起來 洗把臉就吃了起來 為什麼有好吃的 我疑惑地問 昨天下午拾得柿子蒂換來的 柿子蒂能換雞蛋 今天我們再出拾 以後每天都吃雞蛋 我立即回答到 太爺笑了笑 是昨天晚上那個打嗝的病人今天早上送過來的 他的病好了 太爺平淡談話讓我的心靈受到衝擊 為什麼別人不知道

12、柿子蒂可以治病 為什麼打嗝治好了 病人卻硬要感謝 看來我正按照太爺的培養計畫一步一步向前走 吃完雞蛋麵條 又該上山放老黃牛了 這是老太爺晚年的一項工作 同時也順便采草藥 到 了半山腰 太爺累了 便停下來休息 一邊裝旱煙 一邊給我講故事 今天講的是太爺父親年輕時的一段佳話 曾經講過幾遍了 但每次他都愛講這個故事 裡面 有虎有龍的 有一年冬天 鎮上的糧油商陳老爺從外地販油回鎮上賣 回來時受了寒 一到家就開始發 燒 周身疼痛 因為做生意掙錢很辛苦 所以陳老爺就捨不得看病抓藥 只喝了些蔥姜水發 汗 結果病情沒有好轉 躺了三天 眼看病情日漸加重 於是請來鎮上的王大夫就診 王大 夫是鎮裡最有名的中醫 看後

13、說是傷寒入陽明 開了一副白虎湯治療 白虎吃人嗎 我插言道 那是方名 不是白虎 古人用這個名是因為此方退燒效果很好 如同白虎 病人服藥後燒退了 但周身骨節疼痛加重 家人急忙請鎮上的陳大夫看看 陳大夫也是 8 代祖傳中醫 切完脈 歎了口氣說 老爺子身子骨本身就不好 加上勞累後感受重寒 現在 寒邪已深入骨髓 部分已化為熱毒 寒熱兩種病邪交織在一起 不好治 方子也沒開 搖搖 頭走了 家屬一聽就哭了起來 當時你老太爺正好到集上賣柴火 看到好多人圍在鎮上最大 的糧油店前 裡面傳來陣陣哭聲 好奇中走了進去 問問了情況 切了切脈說 別哭了 病 人還有救 於是讓病人家屬拿來筆和紙 開了兩付大青龍湯 三天后病人找

14、到你老太爺 硬 是要感謝他 還說他的兩付藥就將病人治好了 帶來一大桶芝麻油 要送給你老太爺 那年 月 一桶芝麻油可是很好的東西 你老太爺硬是沒有收下 糧油商陳老爺就教你老太爺榨油 的技術 現在咱們家的榨油房還是陳老爺幫忙蓋的 這些年來咱們家就一直沒缺有油 吃 看來青龍還是比白虎厲害 我悠悠地說 太爺笑了笑 它們都厲害 但要用的恰當 時候不到 用了就沒效 就好比你昨天吃的柿 子 如果一月前吃 就沒那麼好吃 嗯 上月老爸摘柿子 我偷偷嘗個一個 很不好吃 休息好了 我們該上路了 太爺拉起我追前面吃草的老黃牛去 這時發現前面小樹葉上有只小蜜蜂 跟隔壁鄰居家養的一樣 我忙用手去捏 別抓 太爺的話剛說完

15、我的大拇指已被蜜蜂蜇了 一陣癢痛立即傳過來 太爺忙用手 輕輕拔去毒針 順便去懷中找藥 看著大拇指上慢慢出現的小紅包 我當時還以為會死呢 嚇得直哭 太爺一邊安慰我 一邊打開從懷裡摸出的小藥瓶 裡面裝著淡黃色的藥液 太爺搖了搖 藥 液立即變成紅黃色 他打開瓶蓋 用小樹棍沾上藥液塗在我受傷的大拇指上 還真快 一種涼爽的感覺讓人很舒 服 過了幾分鐘 小紅包沒見了 不痛也不癢了 太爺 這是什麼藥 我好奇地問 太爺神秘的說 這可是咱們家的祖傳秘方 你知道後可別告訴別人 見我點頭 太爺繼續說 這是清明節後抓到的活蜈蚣 加上雄黃 用燒酒泡一周後配製的 雄黃蜈蚣酒 別看這東西 效果好著呢 咱們山裡毒蚊子多 經常

16、會被叮上 有了這藥就不 怕了 只要用這點上一點 很快就好了 蜜蜂蟄了也有效 去年上山采藥 被毒蛇咬傷後 要不是及時抹上這藥 現在你太爺就在土裡囉 我接過小藥瓶 搖了搖 看不出裡面的神奇來 但我相信太爺的話 上過月弟弟被紅螞蟻咬 傷後 太爺就用過這個藥治好了弟弟的傷 蜈蚣一定要活的才有效嗎 曬乾的蜈蚣也有效 但起效稍慢些 蜈蚣要大的 越大越好 一斤燒酒 5 條蜈蚣就好了 雄黃細粉一小包就可以了 如果加上點薄荷葉進去 效果會更好 不過咱們這裡不產薄荷 鎮上藥房買的薄荷沒啥力道 還不如不放 記住沒有 記住了 我在前面一邊跑一邊念道 蜈蚣 5 條 燒酒一斤 雄黃少許 泡泡就行 還有薄荷 太爺怕我忘記

17、其實我老爸給我買過薄荷糖 涼涼的甜甜的不太好吃 難道薄荷就不是涼的 反正咱們家山 上沒有 記了也白記 記住薄荷糖就行了 前面拐彎處有一顆桑樹 記得去年太爺帶我上山時還吃過桑葚 當時太爺說桑樹一身都是寶 桑葉清肝火 肺火 桑葚可以補血補腎 桑枝可以治療臂膀疼痛 就連土裡的桑樹根的皮還 可以止咳 我一邊念著太爺說過的話 一邊看樹上還有沒有桑葚 太爺走過來放下背簍 開 始拾地上的桑葉 山裡風大 才入秋 桑葉都吹落了 要是下霜後從樹上摘的桑葉才好 太爺念叨著 為什麼 那稱 霜桑葉 藥勁足 既然桑樹一身都是藥 為啥不在屋前屋後載上桑樹呢 太爺看了看我 沒想到我還有這種想法 隨即解釋道 老太爺懂得風水 曾

18、經給他講過 屋前屋後載桑樹不吉利 桑與喪同音 怕 我聽不明白 繼續說 農村死了人 稱為辦喪事 因為桑樹和喪事音相同 所以一般屋前屋 後不栽桑樹 雖然那時我還沒上學 但太爺從我三歲就開始教我識字 所以還是明白他說的話 這桑葉又叫 神仙葉 除了清肝火 肺火 還能止咳 但得用蜂蜜炒後效果才好 身體 肥胖的人 長期煎水喝還可以使人變瘦呢 太爺怕我記不住 就沒再繼續說下去 但我知 道 他經常用桑葉給人治病 拾完地上的桑葉 我指著樹上的問為什麼不摘了 太爺說留著 等下了霜咱們來摘 霜桑葉 隨著老黃牛在山裡不緊不慢的轉 太爺給我講解好多藥材的功效 味道 採集時間 可惜年 幼的我一時也不能全記下來 最後還有些

19、煩了 眼看近中午了 肚子也餓了 便催太爺準備 回家 於是我們便邀上老黃牛往回走 此時太爺還不忘用柴刀砍了幾支柏樹枝帶上 太爺 上次你不帶了一捆嗎 家裡引火柴夠了 我們農村就喜歡用柏樹枝作引火柴 太爺笑了笑 這不是作引火柴用的 你爺爺患有風濕 每年這個時候都要發作 上次那捆 他已經煎水熏洗完了 這兩天就沒見他喊膝蓋痛了 爺爺患有老寒腿的事爸爸跟我說過 用著帶刺的柏樹枝熏洗有效嗎 你想想看 這幾天你爺爺腿腳是不是利索了不少 想想也是 很少抱我的爺爺 今天早上還抱我轉個圈呢 玩了一上午的我有些困意的回到家中 吃完午飯就睡午覺了 一覺醒來已是下午四點 太爺 下午一個人進山了 看看屋後的大山 想著太爺一

20、個人在山上采藥 真想進山找太爺 可媽 媽說山裡很危險 一個小孩子就別進山了 到外面找弟弟玩去 夜色慢慢降臨 村頭又響起太爺的呼喚聲 我們四五個小傢伙才戀戀不捨地分頭回家 剛進門就看見家裡堂屋的神桌上放著一個大的玻璃瓶 裡面放了一條很大的烏梢蛇 這蛇雖 然無毒 但也怪嚇人的 我和村裡的幾個小夥伴就曾經看到過它偷吃雞的事 太爺指著瓶裡的蛇對我說 這是烏梢蛇 今天下午捉的 用它泡上藥酒 治療風濕效果很 好 咱們農村風濕病人多 泡上藥酒 平時喝點 不僅可以治療風濕 還可以預防風濕 一邊聽太爺說 一邊擺弄著瓶子 這麼醜的蛇 想不到還是很好的藥材 真奇怪啊 第三章 童年的回憶 下 準備開晚飯了 這是忙碌一

21、天后 全家人在一起團聚的時間 家裡人多 我每次總坐在太爺 身邊 這樣太爺就可以給我多夾一些菜 因為人多 桌子大 沒有靠山可不行 菜上齊了 年輕的各自去盛米飯 男的準備喝點小酒 還沒開始吃 村尾的曹爺爺抱著孫女曹琳琳過來 曹琳琳圓圓的臉很可愛 可今天怎麼滿臉 通紅 我還以為她怕呢 忙走過去說 別怕 我太爺不會用針紮你的 曹爺爺說 琳琳前天吃了兩個糯米團子 昨天一天沒吃東西 今天開始發燒 她奶奶給他 煮了五穀茶 喝了也不管用 實在沒辦法就過來麻煩余叔你了 老家的五穀茶是用稻穀 小麥炒焦 加上雞內金 艾葉 茶葉煮水喝 用於小孩子停食的治 療 效果不錯 但那玩意又苦還有糊味 很難喝 太爺聽完後 從藥櫃

22、裡抓了一小把牽牛子研成粉後給曹爺爺 吩咐他回家後拌上紅糖給曹琳 琳吃 這個我以前也吃過 拌上糖後香甜味 好吃 就是吃完後會拉肚子 看到太爺給曹琳琳吃牽牛子粉 便笑著說 曹琳琳 今晚你會拉肚子的 別拉在床上 琳琳要打我 曹爺爺攔住說 拉就好 拉就好 不拉停在裡面會壞事的 看我們正準備吃放 曹爺爺道了謝後就走了 後來聽曹爺爺說 曹琳琳晚上拉了兩次大便 燒就退了 第二天開始吃飯了 太爺看病從來不收錢 他說都是鄉里鄉親的 藥材是自己在山上采的 也不花什麼本錢 碰 上病人家裡條件好的 病瞧好了 病人就給太爺提上兩斤酒 兩斤好的煙葉 太爺不抽紙煙 說紙煙沒勁 還是旱煙好 自己也種過旱煙 而且長得也很好 太

23、爺喜歡把好東西送給朋友 嘗嘗 所以每年都種煙 每年都送煙 每年也收到不少病人送給他的煙葉 煙抽多了 痰就多了 每天早上起來 太爺總要咳上幾口黃痰 我爺爺很不喜歡太爺的抽煙 習慣 更不喜歡他吐痰 最後太爺從大山陰溝裡采了很多魚腥草 陰乾後每天泡茶喝 後來 太爺就很少咳痰了 但抽煙還是多 這也是他九十五歲那年幾次發病的原因 山裡人上山幹活 經常會碰傷 岔氣的事情經常發上 而每次出現岔氣 他們總是找到我太 爺 然後說 老爺子 把你的止痛煙給我抽口 我又岔氣了 太爺總是笑笑 從煙絲袋中取出一包早已配好的藥粉慘上煙絲 放在旱煙鍋裡點著 病人深 吸幾口後 就會打嗝或放屁 只要氣一通 岔氣就好了 第二天就能

24、上山幹活 這種辦法起效很快 也只有太爺知道配方 在我幾次的詢問下 太爺才神秘的告訴我 家裡 每年都會重些小茴香 在秋天收穫後 用茴香籽研成細粉 用塑膠袋裝好 遇到岔氣的病人 配上煙絲 吸幾口就好了 茴香我家裡每年都種 但治療岔氣我還是第一次聽太爺說 記得去年我肚子受涼 連續兩天小肚子痛 老爸煮姜水給我喝 喝了還是隱隱作痛 後來太 爺聽說後 用小茴香的苗切碎後拌上雞蛋炒了一小碗讓我吃 那可真香 也太香了 吃到最 後有些膩 不過吃完後就不痛了 太爺給我講 小茴香苗和茴香籽都能散小肚子的寒 我就 一直記住了 沒想到他還能治療岔氣 我繼續問太爺 小茴香還可以治療什麼疾病 太爺看我對小茴香很感興趣 就接

25、著說 小茴香主要是溫暖小腹部 凡是小腹部發脹 發 涼 疼痛都可以使用 還記得前幾天你二嬸不是叫喚小肚子脹嗎 一會想上廁所 可又沒小 便 後來用小茴香煮水喝就好了 三十年後的今天 當我再次遇到這類病人 B 超檢查提示盆腔少量積液 採用太爺當年的辦 法有很好的療效 病人往往是先有氣鬱在小腹 後有少量積液形成 30 克小茴香煎水後一次 喝下 連續放上幾個響屁 當天就緩解了病情 隨著天氣的變冷 上山采藥少了 但太爺卻利用冬天的時間一邊看病人 一邊給我熟悉藥材 講解藥物的用途 有天上午講到白果 這種藥材村頭就有 我們農村成為銀杏樹 結的果實沉甸甸的 稱作 銀 杏果 太爺說 白果仁能止咳 治療婦科病 止白

26、帶 還能補腎 還說補腎是通過金水相生來達 到的 可惜當時我不明白金水相生的意義 還談到白果有小毒 一般大人一天服用不要超過 30 粒 如果中毒了 就用白果殼煎水喝就可以解毒了 這些話當時聽起來很瑣碎 但沒過三天就得到了驗證 村裡張叔家有棵白果樹 產了很多白果 張叔的老婆正好長年咳嗽 聽我太爺說可以用白果 止咳 就煮了不少給他老婆吃 結果他兒子園濤乘張叔不在家 偷吃了不少白果 中毒了 出現噁心 嘔吐 腹痛 腹瀉等症狀 來找我太爺治療 可太爺正好出遠門看病人去了 我 問清情況後讓張叔用白果殼煎水解毒 效果還真不錯 很快就解毒了 太爺回來後 聽完我的彙報 高興地說看來咱們家中醫有傳人了 鄰居奶奶經常

27、頭疼 在太爺手中看了幾年也是時好時壞 問題的關鍵是鄰居奶奶每天要吃辣 椒 沒辣椒就吃不下飯 她頭疼 搞得太爺也頭疼 看不好病人的病醫生很是頭疼 這也是 這些年我時有的感覺 在太爺沒有良方時 我的一句話改變了現狀 我說 要是奶奶每天能問問藥味 那吃點辣椒也不怕 太爺看著我 突然笑了起來 不停嘮叨 有辦法了 有辦法了 後來才知道 太爺用秋天采的野菊花給鄰居奶奶做了個菊花枕 從那以後 鄰居奶奶就沒再 上火了 而且每年她自己都做幾個菊花枕 一個自己用 其餘的都送人 自從這件事以後 太爺就真實的認定我是學中醫的一塊料 對祖傳秘方也就爽快的教我了 在太爺的思維中選擇中醫的傳人甯缺勿濫 這也是太爺不傳授給爺

28、爺和幾個孫子的原因 爺 爺好賭成性 讓太爺失去培養他的信心 幾個孫子對學醫基本沒興趣 所以只得從我這輩人 中尋找接班人 如果一個人的品德不行 是不適合學醫的 只能最後救人不成 反而害人 造成許多後患 另外學醫必須有較強的悟性 沒有悟性的人學習中醫不能將中醫的發展向前推進 只能使其 退步 太爺最後看中我 主要是看到了我心地善良和領悟力強 現在想想讀大學時 很多成績很好的同學 畢業後卻失去了對中醫的興趣 改行從事西醫或 者其他行業 讀書時的成績靠的是死記硬背 裝在腦海中沒能靈活運用 最終成了一鍋爛粥 放棄中醫是遲早的事 想想太爺當初的顧慮 再看看現在中醫學院的招生和中醫的現狀 我才感到中醫的傳授選

29、對 人是何等的重要 中醫的培養也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 按照太爺的計畫 首先是傳授常見藥物的識別及單味 藥的特殊功效 培養我對中醫的濃厚興趣 此期間我會很多問題 然後太爺再開始傳授中醫 理論 同時傳授脈法 逐步解開我的疑問 再傳授一些經典方劑 通過經方來的運用 提高 自己對疾病對人體的認識度 過程中我會因為有些療效不好而產生新的疑問 借此機會太爺 再傳授家傳秘方 彌補傳統經方的不足 而大學裡的課程就不一樣 先讓你背中醫基礎理論 然後再是中藥學 方劑學 然後生理 病理 最後是上臨床實習 往往大學第一年就因陰陽五行搞得一頭霧水 失去了對中醫的興 趣 接下來只能按部就班向腦子裡塞東西 到大學畢業時才慢

30、慢理清頭緒 可惜已經晚了 我在接受了太爺對白果的講解後 一直有一個疑惑 為什麼一個白果 外面的殼能解裡面的 毒性 當我向太爺詢問這個問題時 他說 這是陰陽的對立統一 太爺的回答更讓我摸不著頭腦 陰陽是什麼 為什麼要陰陽統一呢 第四章 太爺教我學陰陽 由於我還小 太爺只能由淺入深的談論陰陽 世間的萬事萬物有很多 每個事物都有自己的特性 如何來認識這些事物 古代人發明了 一種很簡單的辦法 就是分陰陽 正如我們看電影 可以將電影裡的人分為兩種 即好人和壞人 根據人的性別可以分為男人和女人 根據人的身高 可以分為高和矮 根據天氣 可以分為晴天和陰天 我們對氣溫的感覺 可以分為熱和冷 這些都是按照陰陽來

31、劃分的 男人 高個子 晴天 熱屬於陽 女人 矮個子 陰天 冷 屬於陰 這好懂 但是矮個子男人又屬於什麼 高個子女人有屬於啥 我疑惑的問道 男人屬 陽 矮個子屬陰 那矮個子男人難道就是陰陽人了 太爺聽到我問這個問題 非常高興 認為我對陰陽的理解還是很有悟性的 接著就立即給我解釋 男人屬陽 男人中再按照高矮來份 矮個子就屬於陰 綜合來講矮 個子男人就屬於陽中之陰了 哦 我還以為算陰陽人呢 陰陽本身是對立的 但沒有陰就無法談陽 沒有陽也無法談陰 正因為陰陽的存在 才使 世界有了變化 有了相互制約 在制約中發展 成熟 哦 我明白了夏天很熱 屬陽 冬天很冷屬陰 我迎合道 是的沒有夏天的炎熱 就沒有植物的

32、生長旺盛 沒有冬天的寒冷 植物第二年春天就不能 健康成長 對了 前年冬天很暖和 結果去年春天莊稼都生病了 人也生病了 我隨著太爺的話說 著 白果殼屬陽 白果仁屬陰 兩者的統一 就是一個完美的果實 太爺笑咪咪地看著我說 還有其他藥物有這樣的統一嗎 我追問道 有 還很多 比如 生薑的姜皮是涼性 姜肉是溫性 麻黃發汗 麻黃根止汗 柑能令肺 冷生痰 柑皮令人肺燥 瓜蔞化痰 瓜蔞的根天花粉能生津 杏仁中毒 用杏樹根皮可解 發芽馬鈴薯中毒 用土豆秧煎服可解 太爺說得我一愣一愣的 事物真的這麼奇妙嗎 太爺接著說 在人體心屬火 腎屬水 兩 者本身相克 但因為有了水 所以火就不會太旺 有了火 水就不會太寒 太複

33、雜了 聽太爺娓娓道來 我心裡暗暗地想 但隨著太爺的講述 陰陽的理論在我心裡慢慢明朗化 逐漸清晰起來 雖然這個體系對於年 幼的我來說實在有些複雜 太爺繼續講 在特定的情況下陰陽是可以轉化的 陰可以轉陽 陽也可以轉陰 是不是冬天到夏天是陰轉陽 夏天到冬天是陽轉陰 我好奇的問道 對 對 對 太爺興奮的回答到 陰陽在相互轉化的同時 也是可以相互制約的 我 們往往利用陰陽的相互制約來達到調整機體平衡的目的 這也是我們治病的基礎 如果是陽 病就得用陰藥 而陰病就得用陽藥 比如身上長膿包 如果發紅 發熱 我知道了 發熱 發紅屬陽 就用陰藥 而寒性屬陰 用寒性藥就可以治療陽性長包了 我搶著說 太對了 太爺興奮

34、地看著我 仿佛看到了醫學承繼的希望 他繼續問道 那如果長包 不發熱 也不發紅呢 那就用陽藥嘛 太簡單了 我覺得這真是一個好玩的遊戲 慢慢的 我認識到治療疾病不是單單記住什麼藥治療什麼病那麼簡單 應該很複雜 但似乎 又很簡單 一時間我也不知如何表述 只是知道太爺已經把我領入了一片神秘的寶地 好多好多好東西 我得用心去領悟 我也明白了為什麼我去年春天長包 太爺用的是蒲公英煮水給我喝 而弟弟秋天長包 太爺 用的是菊花煎水給他喝 一樣是包塊 都有紅腫 雖然藥物不一樣 但都是採用涼性的藥物 用的是屬陰的藥 所以病都治好了 太好了 看來學習救人的本事也有竅門 不是很死板的 通過對太爺所說陰陽的理解 也明

35、白了為什麼太爺遇到一些小病 在屋前屋後隨手采上幾味藥就能將病人的小病治好 我想這 裡面就運用了 陰 和 陽 的相互制約 太爺對陰陽的認識很深刻 他認為治療疾病首先得分陰陽 這是第一步 這步搞不清楚 按 照土話說 就容易將藥下反了 會加重病情 甚至會死人 所以在陰陽的分辨上 太爺總是 時刻訓練我 經常是太爺說陽 我說陰 好比對對聯 天為陽 地為陰 頭為陽 腳為陰 火為陽 水為陰 外為陽 內為陰 氣為陽 血為陰 六腑為陽 五臟為陰 右手為陽 左手為陰 上眼皮為陽 下眼皮為陰 上嘴唇為陽 下嘴唇為陰 就這樣反復的練習 反復的對對聯 太爺將陰陽的觀點深深種植在我的腦海中 三十年後的今天 每次在切病人的

36、脈 在提筆開處方時 陰陽辯證總是清晰地指引著我 可 以說 若果不明白是陰虛還是陽虛 是陰盛還是陽盛 我真還不知道如何開處方 只有腦海 中分清了各臟腑陰陽虛實情況 下藥才能立竿見影 分清了陰陽 但如何確定各臟腑的陰陽虛實 成了我的最大疑問 當時我已經滿七歲 太爺也發現這個問題 下一步是教我望診還是切診 太爺猶豫了很長時 間 最終決定教我切診 因為切診非常重要 需要長時間的練習 這也是太爺醫學知識中總 結最多的一部分 現在的太爺已是九十來歲的人了 如果有生之年不能將重要東西傳給我 也是一件很大的遺憾事 於是太爺開始培養我的切診功夫 第五章 太爺教我學診脈 上 現在想來 當年為了教我習診脈 太爺的確

37、花了很多心思 教一個只有 7 歲的孩子 瞭解什麼是脈象以及背後的含義已經很難了 還要把相對比較微細 的脈象變化體會出來 我實在想不出比太爺更高明的教法了 有天早上起床後 太爺把我帶到了院子 角落裡有一個大木盆 裡面居然有許多泥鰍 大約 幾百條吧 太爺拿出一個木桶 讓我把那些泥鰍從盆裡抓起來後放到桶裡 真是一件好玩的遊戲 當時我是這樣想的 很容易啊 我伸手便抓 泥鰍滑溜無比 忙乎了半天 除了濺了一身水外 我一無所獲 我困窘的看著太爺 太爺微笑著捋了捋鬍子 緩緩道來 東娃子 抓泥鰍可不是你想的那 麼簡單哦 抓泥鰍下手要輕 不要讓泥鰍感覺到你在抓它 泥鰍可是很滑的 當你的手輕輕 地碰到泥鰍後 雙手慢

38、慢合攏 快快地抓起來 你要注意輕 慢 快三個字 太爺說起來很簡單 但我做起來可就有些難了 在太爺的細心指導下 我終於找到了感覺 接下來的一整天 我將所有的泥鰍全部抓到了桶裡 看著我的成績和沾滿泥水卻高高昂起的 驕傲的小臉 太爺也開心地笑了 但讓我鬱悶的是 太爺在表揚我之後 隨後順手將桶裡的泥鰍又倒回了盆裡 我忍不住抗議了 幹嘛又倒回盆裡 抓得很辛苦 沒有想到太爺卻板著臉 嚴厲地說 這可不是遊戲 明天放學後再抓一遍 記住明天不能再 抓這麼慢了 抓就抓 誰怕誰呀 我有些委屈地賭氣說 東娃子 你要知道學醫是很辛苦的 你是太爺的希望 你一定要更努力才行 太爺我老了 怕等不了那麼久了 記得當年太爺摸著我

39、的頭 喃喃地說 目光看著很遠的地方 不 知道是在安慰我 還是在自言自語 我只知道那語氣裡帶著幾分我所不理解的蒼涼 而我的委屈也很快就消散了 誰讓我和太爺 關係最鐵 第二天老師有事 只上了半天課就放學了 回家一放下書包 我就到後院去抓泥鰍 成績有 所上升 從放學到天黑 我終於抓完了所有的泥鰍 照例是一身泥水 被媽媽罵了一通 但 也得到了太爺的表揚 畢竟是孩子 連續抓了 3 天 再好玩的遊戲也玩膩了 太沒有意思了 每天手都在水裡泡著 泡得手都腫了 我罷工不幹了 太爺用盡辦法勸我也 沒有用 太爺搖著頭對我說 東娃子 抓泥鰍是為了練習你的感覺 給病人切脈也需要感覺 只有 感覺到位元後 才能體會到脈象的

40、變化 這樣切脈才能得心應手 你如果想學醫 就一定要 有耐心 我卻一口咬定自己已經抓得很好了 不會有人比我抓得更好 我可以學其他的了 太爺好笑地看著我說 我們打個賭好吧 我們來比比誰抓得快 如果你比太爺抓得快 太 爺就教你其他的東西 但太爺比你抓得快 你就得乖乖地抓一個月的泥鰍 不許賴 我說 好 比就比 但太爺你輸了 不光要教我其他的東西 還要給我買糖吃 小時候 我是個很饞嘴的小孩子 但是那個時代的孩子有誰不饞呢 比賽的結果不言而喻 我慘敗 我沮喪極了 也有些不服氣 太爺說 來來來 太爺抓給你看看 你就知道你比太爺差的原因了 只見太爺慢慢在把手伸進水時 緩緩地接近泥鰍 但很快便把泥鰍捧在手裡 而

41、那些泥鰍躺 在他的大手裡 一動不動 很舒服的樣子 一次能抓兩三條 就這樣一盆泥鰍很快就抓完了 我這才真正掌握了抓泥鰍的要訣 輕 慢 快 而這一切的把握都要依靠手的感覺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 雖然時有怨言 但總是被太爺揪住在課餘時間練習著捉泥鰍 快入冬的水有些涼意了 每次捉完泥鰍 手都被凍得通紅 每次太爺看著我凍紅的小手 都 很心疼地幫我暖熱 但從來不准我放棄 不知道為什麼 我總覺得太爺心裡好象有很多話要對我說 他卻很少說 他常常看著我 但 目光卻停在很遠的地方 功夫不負有心人 通過一個月的努力 我抓泥鰍的速度終於能夠和太爺一比了 在一個天氣晴朗的下午 在太爺的要求下 我在全家人面前表演了抓泥鰍 贏

42、得了大家的表 揚 大家笑著說 看來咱家以後不缺泥鰍吃了 我卻苦著臉說 天氣太冷了 我再也不抓泥鰍了 大人盼種田 娃娃盼過年 每年最快樂的時光總是來得遲 而去得快 盼啊盼 終於盼到快過年了 鞭炮 龍船 糖果 年糕 新衣服 太多的誘惑 一想到心就癢癢的 過年嘍 不 只是快過年嘍 和往年一樣 每當快過年的時候 心情激動地象要飛上天 恨不得盯著日曆過日子 但唯一 的例外是今年我要隨著太爺一起替人看病 臨近過年 通常是病人最多的時候 忙了一年 閑下來 身體的不舒服就顯出來了 同時在 外鄉攬工的也回來過春節了 人多了 病也多了 春節前後的一個多月 每天都要看病人 看到其他的小夥伴在稻場上瘋鬧 嘻戲 放鞭炮

43、 而我卻每天都得陪太爺給人看病 心癢無比 恨不得身分兩邊 太爺看出了我的心思 就許諾說 等看完病人 就給我買最棒的沖天炮 我的心才收回來 整個春節期間 我和太爺看了好多病人 其中有幾個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曹叔在吃魚時 不小心被魚刺卡在喉嚨裡 在家吞了飯團 喝了醋都沒有效果 只好來找太 爺 太爺從藥櫃裡抓了一把威靈仙 倒了半瓶醋 加了半碗水 放在爐子上煮了十來分鐘 過濾 涼溫後 讓曹叔喝下去 不一會曹叔感覺好多了 我在旁邊看著 覺得很神奇 太爺對我說 魚刺卡喉一碗醋 靈仙一把立能疏 到今天 我治療魚刺卡喉仍用這個單方 效果真的很好 第二個病人是在外鄉攬活的小夥子 是個外村人 我並不認識 小夥子

44、找到太爺 就忙著脫褲子 我覺得這人真不知羞 外面還有好多村裡的大嬸呢 太爺說 別急 小夥子 來屋裡吧 小夥子跟我們一起到了裡屋 只見他在大腿內側抓得血淋淋的 小夥子說 在外面攬活不容易 染上病了又沒有錢治 結果就成這樣了 太爺仔細地看了看 然後問 這病晚上睡暖和了 癢得更厲害 是吧 小夥子連連點頭 太爺說這是疥瘡 隨後包了一包硫磺 寫了一個方子 苦參一兩 黃柏一兩 蛇床子一兩 共三劑 並交代小夥子 將每付藥煎成半盆水 放入硫磺粉洗澡 並叮囑他要把換下來的衣服用開水 燙過後曝曬 過了幾天 小夥子又來了 提了兩瓶酒 說是要感謝太爺治好了他的病 太爺謝絕了他的酒 對他說 在外攬活 日子過得艱難 過年

45、了還是早點回家去 平時換 下的衣褲要曝曬 免得再傳染疥蟲 我二叔非常喜歡喝酒 酒量卻不行 每年過年都要鬧酒 每次都醉得不省人事 最後要靠太 爺善後 把他弄醒 大家都想知道要用什麼藥解酒 但是太爺從來秘而不宣 今年我可要抓 緊時機 看看太爺是咋用的藥 喝年酒時二叔鬧得最凶 也醉得最快 還沒等大家吃完 他已經躺在桌子底下了 我就叫太 爺來看 太爺看著這個讓他頭痛的孫子 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 讓我去櫃子裡的拿了個小盒 了過來 抓了一把裡面的東西 外加一把葛花 煮水給二叔灌下去 不到晚上 二叔就醒了 又開始鬧著喝酒 我悄悄地問 太爺 小盒子裡是什麼藥 太爺神秘地對我說 東娃子 千萬不要告訴你二叔 免得他

46、以後喝酒更沒有節制 其實這 也不是什麼稀奇藥 原來家裡後院種了一顆拐棗樹 每年太爺就把拐棗樹的種子收起來 放在小盒子裡 以備不 時之需 太爺告訴我 拐棗籽又名枳棋子 是解酒的好藥 拉肚子是春節最常見的病 一般的都是在家裡吃點止瀉藥就行了 但張叔的小兒子拉肚子卻不一樣 自己吃了止瀉藥可以止住 但肚子不拉了 出現肚子痛 折騰了幾天 實在受不了 就來找太爺了 太爺摸了摸他的手心 我也跟著摸了摸 燙的很 太爺又問 是不是拉肚子的時候屁眼熱辣辣的 他點了點頭 太爺說 你這是過春節 好的吃多了 辣的吃多了 拉肚子是正常現象 不拉才會出大問 題 太爺給他包了兩塊大黃 讓他泡水喝 病人走了 我很奇怪地問太爺

47、為什麼拉肚子還要吃大黃 不是越拉越厲害嗎 太爺說 這就叫做 通因通用 病人因為腸道熱毒過盛引起拉肚子 用大黃通下 幫他 將熱毒清乾淨 病自然就好 我還是似懂非懂 太爺接著說 陽病用陰藥 熱病用涼藥 這中間的關鍵是分清楚病人是 不是熱病 陽病 只要確定了 就可以用 治病要從根本入手 這番話直到三十年後的今天 我仍然在思索 而每一個醫生一生所做的都是為了找出疾病的 本質 並治療它 春節很快過去了 我記住的除了鞭炮 熱鬧以外的東西 那就是病例 還有太爺手書的一付 對聯 上聯 青山采藥鋤歲月 下聯 河水熬湯煉春秋 橫批 醫藥人家 我看到了太爺的驕傲和希望 第六章 太爺教我學診脈 中 練習了一個冬天的抓

48、泥鰍 雖然小有所成 手指的靈活性和敏感度大大增加了 但是要找 到脈行的感覺 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太爺日思夜想 居然想到一個從沒有用過的辦法 放風箏 山裡風大 不容易找到風勢平穩的地方 每次放風箏都要跑到後山去 山頂上風雖然很大 但是風勢比較平穩 所以很適合放風箏 每當風箏放到二十米以上後 太爺便將一個園形的 硬紙片穿線上上 紙片沿著線在風中向風箏追去 而太爺讓我將三指切在繃緊的風箏線上 體會從指上傳來的那種時有時無 時快時慢 時滑時澀的感覺 太爺在風箏線上打了一些小結 距離有一定的規律 紙片每通過一個小結就會有輕微的振動 這種感覺會隨著風箏飛的高度而減弱 當風箏升得很高時 紙片通過小結時的振

49、動就完全感 覺不到了 太爺就讓我細心感覺 時放線 時收線 在不同的距離體會這種振動的感覺 紙片的數目也 不是一成不變的 有時是一張 有時是兩張 這樣感覺又不一樣 如同小鳥在半空歌唱 通 過細線將它們的歌聲傳到我的指尖 風小時振動會慢 風大時好象它們在吵架一樣 互不相 讓 你還未罷 它又起 它方起時 你又來 在這種錯綜複雜的情況下 只有當你的心很靜時 才能體會到幾張紙片的不同振動 從一張 紙片開始練起 一直到同時放上五張不同大小的紙片 它們停在風箏線上的不同位置 當五 種振動同時傳來 要細分開來 很不容易 一個春天的練習 我已經能夠有一定的感覺 太爺放上紙片後 讓我背著風箏用手指切線 詢問我有幾

50、張紙片 第幾張最大 我都能夠一 一做答了 也許正是因為這種特別的練習 使我現在對切脈有一種特別的情愫 一種包含著情感的脈搏 敲動 讓你能從中感覺到患者的喜 怒 哀 樂 練習完了放風箏 太爺才拿出他珍藏的 診脈心法 這是一本關於切脈的練習及一些脈學理 論方面手抄本 書皮已發黃髮暗 還得從右向左豎著看 而且大多是繁體字 對於一個不滿 8 歲的我來說 的確難度很大 但我還勉強認得第一頁上的幾行字 凡心浮氣躁者 不可與之言脈巧 凡資質愚鈍者 不可與之言脈深 凡眼見為實者 不可與之言脈理 凡不求甚解者 不可與之言脈奧 我學得好嗎 我有些心虛了 太爺說 我年紀大了 說不準那天就走了 這本書你好好看 不認識

本文地址:https://www.ssmr.cn/p-9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