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术书社 国学pdf电子书大全

9页"郭店楚简相关笔记整理及部分问题探讨.doc


下载地址

PC下载地址:https://www.5shubook.com/p-7751.html

手机下载地址:https://m.5shubook.com/p-7751.html


《郭店楚简相关笔记整理及部分问题探讨.doc》由会员分享,可在线阅读,更多相关《郭店楚简相关笔记整理及部分问题探讨.doc(9页珍藏版)》请在周易易学书店|道易五术书社上搜索。

1、郭店楚简相关笔记整理及部分问题探讨整理者:小陈记:本文是笔者阅读郭店楚简的有关著作及资料后所进行的笔记汇总,以李零先生的郭店楚简校读记为主体,兼及裘锡圭先生中国出土古文献十讲中的郭店简部分,两书所引的其他学者的相关材料亦偶有涉及。在涉及郭简的某些富有争议的问题上,笔者或间以粗浅看法加以探讨,此类探讨文字以案字别之,至于诸说之后。1、 郭店楚简的出土及整理:出土:1993年10月,荆门市博物馆对已遭盗掘的郭店一号楚墓进行清理发掘,得竹简八百余枚,经整理后,于1998年荆门市博物馆编成郭店楚墓竹简一书由文物出版社出版。整理:由彭浩(荆州博物馆)、刘祖信等承担释文及竹简綴连注释工作。 古文字学家裘锡

2、圭参与书稿审定。2、 竹简形制、字体及内容:形制分作三类:第一类长度在32.5厘米左右;第二类长26.5至30.6厘米;第三类长15至17.5厘米。形状两类:一类竹简两头齐平;一类两头削成梯形。字体:是典型的楚国文字,具有楚系文字的特点,而且字体典雅、秀丽,是当时的书法精品。内容:郭店楚简包含先秦文献十六篇,分道家、儒家典籍两大类。道家典籍:老子甲组、老子乙组、老子丙组、 太一生水、语从四(说之道)、儒家典籍:五行、缁衣、鲁穆公问子思、穷达以时 唐虞之道、忠信之道 性自命出(性)、成之闻之(教)、六德(六位)、尊德义 语丛三(父与恶)、语丛一物由望生、语丛二(名数)备注:内容分类基本采用郭校读

3、分类法,括号类篇题为李零先生拟定。老子甲乙丙三组1、 老子传本问题:老子迄今重要的传本有汉代河上公的老子河上公章句、严遵的老子指归、曹魏王弼的老子道德经注、唐代傅奕校订的道德经古本篇,1973年马王堆出土的帛书老子甲乙本,以及郭店简老子甲乙丙。这六大版本,河上公本、王弼本、严遵本、傅奕本成书靠后,而马王堆帛书本抄于秦汉之交或汉代初年,现知最早的是郭店简本抄成年代在战国中期偏晚。今人注老子重要的注本有:高亨的老子注译、陈鼓应的老子注译与评价、朱谦之的老子校释等。2、 简本老子分组分章问题:简本老子共占七十一枚简。甲组简三十九枚,其内容相当于今本十九章、六十六章、四十六章后半、三十章、十五章、六十

4、四章后半、三十七章、六十三章首尾、二章、三十二章、二十五章、五章中段、十六章开头一段、六十四章前半、五十六章、五十七章、五十五章、四十四章、四十章、九章。 乙组简十八枚,其内容相当于今本第五十九章、八十四章前半、二十章开头一段、十三章、四十一章、五十二章中段、四十五章、五十四章。 丙组简十四枚,其内容相当于今本第十七章、十八章、三十五章、三十一章、六十四章后半。甲丙而组均抄有第六十四章后半,但文字颇有出入。三组内容无重复,现存总字数占今本老子的三分之一左右。三:简本老子标点符号问题:排除重文号和合文号,简本老子使用了小横、墨块和钩三种形式的标点符号。从所占的位置来看,墨块大都是抄写时所加,小横

5、大都是阅读时所加。钩是用来表示一大段落的终结。简本中墨块和小横用的较多,墨块主要用以表示一章的结束,偶尔用作句的结束;短横多数加在句末,但有时也加在两章之间。4、 对于今本内容与思想的再认识:简本作为目前已知最古老的抄本,在分章与文字内容上与其他各本有极多极大之不同,最值得注意的是在十八章、十九章。王弼本十八章: 大道废,有仁义。慧智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第19章 : 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备注:今传各本及帛书本在内容上都与王弼本无实质性差异)过去学者看老子的思想,一般都认为老子将仁义与大伪视与一类,主张“绝圣弃智,绝仁弃义”,

6、认为“大道废,有仁义”“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故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也”,反对儒家所提倡的仁义礼智圣。简本的出世打破了这种局面,使人们对老子的思想有了新的认识。今本十八章在简本的对应文字是(见甲一至二): 絶智弃辩,民利百倍。绝巧弃利,盗贼无有。绝伪弃诈,民复孝慈。19章 对应(见丙二至三): 故大道废,焉有仁义。六亲不和,焉有孝慈。帮家昏乱,焉有贞臣。简本全无今本“智慧出,有大伪”之类句子,“绝圣弃智”实则为“絶智弃辩”,“绝仁弃义”实则是“绝伪弃诈”,老子所反对的仅只是智辩、巧利、伪诈,并未以仁义、孝慈与大伪相提并论,亦不反圣人。“智慧出,有大伪”之句实则在简

7、本之后遭人窜加。简本一出众人对老子的思想认识想形成了一边倒的态势,认为老子不但不反对仁义礼智圣,而且在十八章将仁义、孝慈、忠信并提,而老子第六十七章又以“慈”为三宝之一,可见不但不反对,或许还很提倡。对于这类看法,也有些学者保持了审慎冷静的态度,裘锡圭认为这些内容只是强调“仁义的境界低于道德,道德丧失了才会讲仁义”。李零对此更是持一种批判的态度,他认为这只能说早起道家与儒家在思想上尚无尖锐对立,老子反对“智”,是白纸黑字谁也无可否认,且老子对仁义礼智圣的立场应与儒家有所区别,老子把这些儒家奉行的准则放在他说的“道德”之下,视为较低的层次认为世风日下,人才会大肆鼓吹,这是一种非常明显的态度。5、

8、 简本与“五千言”的关系探讨及时代问题:(略)6、 老子、老莱子探讨:(略) 太一生水篇原文: 大(太)一生水,水反辅大(太)一,是以成天。天反辅大(太)一,是以成地。天地复相辅第1简也,是以成神明。神明复相辅也,是以成阴阳。阴阳复相辅也,是以成四时。四时第2简复相辅也,是以成沧热。沧热复相辅也,是以成湿燥。湿燥复相辅也,成岁第3简而止。故岁者,湿燥之所生也。湿燥者,沧热之所生也。沧热者,四时之所生也。四时第4简者,阴阳之所生也。阴阳者,神明之所生也。神明者,天地之所生也。天地第5简者,大(太)一之所生也。是故大(太)一藏于水,行于时,周而或(又)始,以己为第6简万物母;一缺一盈,以己为万物经

9、。此天之所不能杀,地之所第7简不能埋,阴阳之所不能成。君子知此之谓第8简 天道贵弱,雀(削)成者以益生者,伐于强,责于第9简 下,土也,而谓之地。上,气也,而谓之天。道亦其字也,青昏其名。以第10简道从事者必托其名,故事成而身长。圣人之从事也,亦托其第11简名,故功成而身不伤。天地名字并立,故化(过)其方,不思相尚(当):天不足第12简于西北,其下高以强;地不足于东南,其上远以旷。不足于上第13简者,有余于下;不足于下者,有余于上。第14简 太一生水篇共存简一四枚,与老子丙组同抄,竹简两端平齐,简长二六五厘米,两道编线,其间距一八厘米。篇末有篇号,作墨块;篇中有句读号,作短横;有重文、合文号,

10、均作两短横。1、 太一生水与老子的关系:李学勤、陈伟都有专文论述,认为太一生水篇是对老子的相关解说发挥,裘锡圭也不甚反对,李零认为太一生水在思想上与老子有关比较可信,至少也是阅读老子的参考材料。李零指出,老子没有讲“太一”,但常以“大”“一”指道,有“道生天地”之说;老子无“太一生水”之说,但有“贵水尚柔”之说;老子以道为“周行不殆”的“万物之母”,与简文“周而又始,以己为万物母”说法相似;老子讲“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讲“益生曰祥”,与简文第二段内容吻合。2、 太一生水竹简排列及章句结构:(略)3、 太一生水的内容分析:从目前残存及整理后的简文编排来看,文意可以分成两个大的部分,从第1至

11、第8简为通篇的纲领,总论宇宙生成的内容或原理;第二部分包括第9至第14简,内容是以道这一概念对天地范畴作了具体的甚至实有的解释。第一部分,主讲“天道”即太一创造天地四时的过程,又可分为两层意思:一层是讲空间即天地的创造,相当系辞“太极生两仪”的概念;一层是讲时间即岁时的创造,相当系辞“两仪生四象”的概念。第二部分素有争议,因竹简及章句的排列不同,造成内容理解上的差异。一类是以裘锡圭为代表的意见,把简9至于简14后,分第二部分为两章,简10至简13为第一章“名字”章;另一类是以李零为代表的意见,认为简9仍位置不动,第二部分统为一章,主讲天道贵弱,削成益生。备注:另有一类以陈伟、刘信芳、崔仁义为代

12、表的学者的意见,认为简9应放置于简12与简13之间,将第二部分分成一章或两章,与裘锡圭、李零的分类在内容上无实质差别。4、 太一生水宇宙生成模式探讨:太一生水对宇宙生成模式的论述在其第一部分,这一部分简1至简8也被视为通篇的纲领,总论宇宙生成的内容与原理。对这一部分的解读,学界有不同的理解,关键在“太一”的解读。从文献记载看,“太一”有三层含义:第一,作为哲学上的终极概念,它是道的别名,也叫“大”、“一”、“太极”等;第二,作为天文学上的星官,它是天极所在,斗、岁(太岁)游行的中心;第三,作为祭祀崇拜的对象,它是天神中的至尊,具有抽象神格。对“太一”三个层次的解读,产生了对本文宇宙论探讨方向的

13、不同可能。李学勤在太一生水的数术解释一文中,以“太一”的第二层次含义为出发点,从式法的角度“太一行九宫”来进行宇宙生成过程探讨,指出“太一”为北辰之神的别名,“太一星九宫也是从北方子位开始,而在传统的数术之学中,四方中的北方和中辰中的子位对应于五行方位中的水位,认为”太一生水”太一的运行是从子位开始,依次经过木、火、土、金、复至于水,四时循行而成岁。李零以战国时代的“兵避太岁”戈中的图符、西汉时期马王堆避兵图、东汉时期曹氏朱符等材料,结合其中的“天一三星”古说(太一、次级太一星、天一星、地一星),从第二层含义转入第一层,列出“太一锋”宇宙生成图,并以此仿出太一生水图。语从四(说之道)语从四形式

14、与清杜文澜古谣谚所收比较类似,内容与阴谋游、纵横之术有关。它以古代成语作为谈资,讲与政治、军事、外交有关的谈话技巧。中国古代的谈话技巧有两种用途:一种是用于学派内部和学派之间的辩难,另一种是用于游说诸侯,驰骋穿凿,干求禄位,同古代的政治、军事和外交有关。战国的谈话技巧其所利用的资料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历史掌故(故事性资料),一类是著名言论(言语类资料)。例如国语国策这类书战国时期很流行,这种书也叫“事”,也叫“语”,也叫“事语”“长短书”“修书”,现在我们把它当做史书,在古代它们确实谈话的资料。 还有一种资料是诸子百家语,诸子百家语的“语”也是既有故事,也有对话。论语就是这种“语”的代表。 此

15、外,在古代的“语”中,还有一种最简练概括也最流行的“语”,它就是“口语”的语,也就是我们今天叫的“口语”。研究古代的谈话技巧的相关资料:纵横家言:太公书及续书、鬼谷子、战国策、三略、张良经等小说家言:汉书艺文志所收的皇帝说伊尹说鬻子说等战国晚期韩非子吕氏春秋汉代刘向的说苑新序唐代赵蕤的长短经儒家部分第二组简文缁衣郭店简缁衣与传本礼记缁衣内容大体相合,分章及章次上差别较大。缁衣篇的分章,历来有:二十三章说:合并四“子曰”,即合第四第五章为一章,第十八十九章为一章。(黄道周)二十四章说:合并两“子曰”,即合第十八十九章为一章。(郑玄、孔颖达、朱彬)二十五章说:完全按“子曰”分章。(王夫之,孙希旦)

16、说法以二十四章最古,二十五章最为整齐。1、 缁衣中“子曰”是记孔子言问题:2、 缁衣引诗非毛诗或齐鲁韩三家诗:3、 缁衣引书无古今文之别:4、 缁衣作者:关于缁衣的作者,传统有两种说法:一是梁沈约的“子思子所作”说。(随书音乐志)二是南齐刘瓛(huan)的“公孙尼子所作”说。(经典释文礼记音义)李零认为缁衣记孔子之言,子思子和公孙尼子都是转述者。缁衣可能被子思子和公孙尼子同时转述,并且分别收入以他们的名字题名的集子。古书以一人命名,而兼收他人的作品,在早期乃是体例所允许的,例如韩非子中有李斯的作品,鹖冠子中有庞煖(xuan)的作品。李学勤主张缁衣是子思子的作品。5、 缁衣的章句结构:简本和今本

17、的异同汉代的古书传授有经、传、记、说、章句、解故之分。大体区别在于,“经”是原始文本,“传”是原始文本的载体和对原始文本的解说。“记”(传记)是学案性质的资料,“说”则可能是对经传的申说(可能类似于疏),记、说都是对传的补充。“章句”是对既定文本所含各篇的解析,包括每篇所含章节的划分和句读的划分(也关乎义理),“解故”(故)则关乎词句的解释。备注:战国以来,做偏旁使用的“求”字,与“来”已混同。五行篇与缁衣同抄与一卷,即荀子 非十二子所说子思、孟子“案往旧造说,谓之五行”的“五行”,疑子思作。鲁穆公问子思篇仅一章。“成孙弋”其人代考,孔子弟子有縣成(见于史记 仲尼弟子列传、孔子家语 七十二弟子

18、解,字子祺子横)和縣亶(见于七十二弟子解,字子象),縣子锁(见于礼记的檀弓上下,与鲁穆公问答,疑是同一人),縣成、縣亶、縣子锁,关系不明。穷达以时篇可能与鲁穆公问子思同抄于一卷,简文内容见于荀子 宥坐、韩诗外传卷七第六章和新序 杂言述孔子厄于陈、蔡的故事。简文不明处甚多。备注:“孙叔三射恒思少司马,出而为令尹,遇楚庄也,初韬晦,后扬名,非其德加”,此处的“恒思”即古书之“期思”(楚灭蒋设县,在今河南淮滨县东南期思镇),荀子 非相、吕氏春秋 赞能皆以孙叔敖为“期思之鄙人”(战国时的传说)。“恒思”亦见包山楚简(简129-130反),简文“恒”、“极”混用。1、 穷达以时与儒家天道观:“天道”和“

19、性命”是先秦诸子大讨论中属于终极关怀的两个大问题。儒家关心,道家也关心。过去,众人读论语,上面说“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公治长),“子不语怪力乱神”(述而),“子罕言利与命与仁”(子罕),所以千百年来,人们的印象是,儒家关注点是政治、伦理类的社会问题,而不是天道、性命一类自然超自然的东西,现在看来需要修正一下看法。孔子命途多舛,不太喜欢讲天道性命,但儒家对这类问题并不避讳。子夏说“商闻之矣,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论语 颜渊),这就是儒家对天道的一般看法,也是古代社会流行的看法。比如项羽自刎,说“天亡我,非战之罪”;王莽临死,说“天生德于我,汉兵其如予何”,都强调“天道”对“人事”的绝

20、对支配,可以说,儒家的天道观是一种简单而直白的表述,和当时的一般社会心理没有太大差别。儒家关心“天道”,主要表现在:第一,重视“天道”对人事教化的影响,区别于先秦道家关注的“天道”本体论(宇宙论)。第二,认为“天道”决定“性命”,“性自命出,命自天降”(性自命出),有天才有命,有命才有性。第三,认为天生百物人为贵,人之教化要先天后天并用。第四,认为“德”“义”这类伦常是上天所降,人对这些规范的遵守是顺应天道。第三组简文唐虞之道篇 忠信之道篇两篇同抄于一卷。唐虞之道通篇讲尧舜禅让之道,鼓吹禅让,认为天子老年时禅让天下于贤者,是最好的治天下之道。有学者指出公元前318年(疑前316年,裘先生在新出

21、土先秦古文献与古史传说中误错)燕王哙禅让国相子之之事可能即是受这类思想的影响,这与郭简抄写年代为战国中期相符(案,杨宽先生在先秦史十讲中提到战国前期禅让思想风极一时,亦列举了相应事例,可以印证)。第四组简文性自命出(性)篇性自命出,命自天降。诗、书、礼、乐,其始出皆生于人。诗,有为为之也;书,有为言之也;礼、乐,有为举之也。 有其为人之节节如也,不有夫柬柬之心则采。有其为人之柬柬如也,不有夫恒怡之志则缦。人之巧言利词者,不有夫诎诎之心则流。凡物无不异也者,刚之柱也,刚取之也。柔之约也,柔取之也。四海之内,其性一也。其用心各异,教使然也。性自命出分二十章,每章以凡字起首,亦见于上博简,章序不同。

22、郭简分篇(有两篇号)不分章,上博简分章(六章)不分篇(有一个篇号五个章号)。上博简第一章与郭简相当;第二至六章与郭简下篇相当。简文上篇讲教习和心性的关系,以及礼乐的教化;下篇是讲心术,即施行教化必须掌握的心理技巧。“凡”字,在古书中有最括统计之意(总共,所有),常被误认为“一般的说”。古书中“凡”字还有发起凡例,表示通则、条例和章法的含义,经常用于“凡在什么情况下则如何如何”的条件结果句里。例如左传杜预春秋序有所谓“五十凡例”,就是归纳史事以成通则,体现“微言大义”“春秋笔法”和礼数规定的东西。三礼也多用凡例。这种“凡例”既可用于法律文书或仪典、正典类的古书,也可用于专讲技术守则的实用书籍(即

23、章学诚校雠通义所称的“法度名数之书”),例如汉代以来的历朝法典,就经常使用这一术语,(唐律用“诸”代“凡”,所以虚词“诸”有凡义)。孙子兵法十三篇,各篇几乎都以“凡用兵之法”开头,司马法、六韬、吴子、魏缭子、墨子守城各篇,银雀山汉简孙子兵法等书,讲军法军令和战术规则,也常以“凡”字发语。这些“凡例”,特点是条分缕析,自成片段,随时所作,便于排列组合,重新汇编。成之闻之篇可能与性自命出同抄与一卷。上片言“性”,下篇论“教”,似乎相承。闻之曰同语曰,其内容多属古成语。8章 八层内容,略。第5章 吕命。篇名上字左从言、右可能从吕。对今本尚书以“命”题篇有六,其中篇名只两字的有说命、毕命、囧命三篇,疑

24、是其中一篇之佚文,也可能是尚书遗篇。六德(六位)篇故夫夫、妇妇、子子、君君、臣臣,六者各行其职,而谗谄无由作也。观诸诗、书则亦在矣,观诸礼、乐则亦在矣,观诸易、春秋则亦在矣。仁,内也。义,外也。礼乐,共也。内立父、子、夫也,外立君、臣、妇也。为父绝君,不为君绝父。为昆弟绝妻,不为妻绝昆弟。为宗族疾朋友,不为朋友疾宗族。此篇可能与上性自命出成之闻之同抄一卷。“六位”亦见于成之闻之,似与该篇相承。特别需要重视的是,简文强调“亲亲”重于“尊尊”,“亲”胜于“义”,或“仁”胜于“义”,这是儒家本来的说法。三国演义第十五回说“古人云: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衣服破,尚可缝;手足断,安可续?”这类兄弟重于

25、妻子的说法,众人都很熟悉。但父重于君的说法,却不太熟。相反,宋以来的道德,提倡的是“忠君”重于“孝亲”,即在忠孝不能两全的情况下,宁肯牺牲亲情。 早期儒家认为,父子是亲情,君臣是义务,前者不可选择,后则可以选择。国君不好,可去可拒。“立身大法三”,疑即父、夫、君,即所谓的“三纲”。 “其绎之也六”,疑即夫、妇、夫、子、君、臣,“六位”。“其衍十又二”,疑即“六德”(圣、智、仁、义、忠、信),“六位”。尊德篇篇疑与上三篇同炒。民可使道21之,不可使知之。民可道也,而不可强也。民五之方格,26十之方争,百之而后服。第五组简文父无恶(语丛三)物由望生(语丛一)名数(语丛二)此组简文属于语录丛抄式的短

26、札。易,所以会天道人道也。诗,所以会古今之诗也者。春秋,所以会古今之事也。礼,交之行述也。书,口口口口者也。志于道,狎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强之树也,强取之也。窃钩者诛,窃邦者为诸侯。诸侯之门,义士之所存。凡说之道,急者为首。既得其急,言必有及之。及之而不可,必度以过,毋命知我。一家事,乃有=。三雄一雌,三缶夸一缶是,一王母保三婴儿。 文中的“诗”“书”“礼”“乐”“易”“春秋”,疑指古书的类别名,而非具体的六艺书名。六艺之书的顺序问题,古人排法不同:1、 诗书礼乐易春秋(礼记 解经、庄子 天下、春秋繁露 玉杯、史记 孔子世家,荀子 效儒略同,脱易)。2、 易书乐诗礼春秋(淮南子 泰族)。3、 诗礼乐书易春秋(春秋繁露 玉杯)。4、 礼乐书诗易春秋(史记的滑稽列传和太史公自序)。5、 易礼书诗乐春秋(史记 太史公自序)6、 易书诗礼乐春秋(汉书 艺文志 六艺略,出刘歆七略。后世的五经、九经、十三经也是采用这一顺序)这些排列,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以“诗(或诗、书)为先,如1、3。这可能是诗家或书家的排序。第二类,以“易”为先,如2、5、6。这可能是易家的排序。第三类,以“礼(或礼、乐)为先,如4。这可能是礼家的排序。无论哪一种,都把“春秋”列为最后。(参看,吕思勉吕思勉读史札记,上海古籍)简文的排序证明,即使是在战国时代,六艺之书的顺序也不一样。另有竹简残片若干。

本文地址:https://www.ssmr.cn/p-1366.html